黄奇帆:美债风险会引发新股灾和金融风险吗

大红鹰娱乐官网

2018-11-06 22:55:10

  按现行美国举债速度和赤字增添速度要不了几年美国经济将被债务大山压倒。   5或更高时表明经济出现要紧泡沫就会出现剧烈震荡甚至市场崩溃从而矫正修复有关指标回到1:1以内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金融风险后10年间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已升至130%   7万亿美元的gdp、比重达到173%而在2000年前后美国房地产总市值占gdp比重仅为80%7年时间比重翻了一番以上、总量增长了3倍以上。

  股市总市值也达到了20万亿美元、占gdp比重达到135%形成了次贷风险并引发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全球金融风险。这场房地产次债风险引发的金融风险导致美国股市缩水50%全美股市总市值从2007年的约20万亿美元缩水到10万亿美元左右;美国房地产市场的按揭贷款主持银行房地美、房利美几乎面临倒闭按揭业务从2008年到2010年三年全部中断房地产总市值从2008年的25万亿美元缩水40%下降到2009年的15万亿美元。

     今年是2008年全球金融风险10周年如果说2001年的经济风险靠降息和房地产次贷刺激使美国经济走出阴影恢复景气。那么2009年在股市、房市一片狼藉中美国人又靠什么解救、刺激经济发展呢?这一次美国靠财政举债靠政府透支靠q1、q2、q3的货币放水直升机撒钞票。   从上世纪4%。要知道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并不包括州、市县地方政府债务。如果加上50个州和市县地方政府的5万多亿美元债务总量接近26万亿美元全美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已达到130%左右。

     美国如不减少债务大级别全球金融风险将是大概率事件?   分析新世纪以来美国解决经济风险的过程2001年互联网经济过热导致的股市风险因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而对冲化解却又引起了2008年更大级别的全球金融风险。那么这10年靠财政举债、货币政策放水平衡化解了次贷风险、金融风险会不会因美债风险、美元风险引发一场大级别的股市灾难、经济风险呢?对此有三种认为不会发生这种问题的观点。

     一是认为目前的美国经济很景气宏观上看正处在股市指数高位、美元汇率高位、经济增长率高位在具体结构指标上看正处在企业利润上升、贷款意愿上升、贷款违约率较低、失业率较低专程是10年期国债与两年期国债收益差值不小(差值愈小甚至负值倒挂则表明美国经济趋弱)这些指标都是近10年来最好的。

  所以美国经济不至于衰退。   二是认为美国国债利率被视为全球市场的基准利率是全球信用体系的支柱。

  如果政府债务违约必将导致支柱倒塌导致私人间信贷难以定价导致全球流动性短缺。所以大家的共识是美国政府绝不会让国债轻易违约在当前美国国债评级还非常高的情况下美国国债违约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尽管美国政府债务很高但完全有信用借新还旧不会发生债务违约等流动性风险。   三是认为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美国想还债只要美联储多印些美元就行了。

     以上三种说法第一二种是经验之谈有它的道理但并不绝对第三种说法是无知者的直观感觉似是而非。这三种情况成立只有一个边界条件那就是信用还在债务率、债务杠杆还他国到极限一旦美联储过度透支了信用造成了美元贬值、信用下降世界就会减少美元的使用;一旦美国政府出现了债务杠杆过高出现了美债违约美债就为所欲为顺利发行借新债还老债的玩法就会断裂;另外尽管美国股市、汇市、经济增长率等许多指标处在高点但高处所向无敌寒是否正是拐点临近的征兆?借的债总是要还的。

  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金融泡沫越大、越圆离它的破灭往往越接近而且这种破灭往往是在人们意想不到的短期内瞬时完成的。   那么有他国一个明确的标准能确定政府债务上限达到什么水平时美国经济就会陷于困难、绝境?果然有。美国政府的债务有三个上限。   第一种上限作为良性的上限是不影响机构平常运行的债务上限;第二种上限作为有问题的上限是影响机构运行但不致命的债务上限;第三种上限作为会导致经济恶性崩盘的上限是终极上限或者致命上限会导致股市崩盘、美元崩溃的上限。

  第三种崩盘性上限具体的定量标准是什么?大体就是每年债务付息 到期债务=全年财政收入。这将导致每年几万亿美元的国民教育、卫生等政府公共服务平常付出也就为所欲为维持。按照近几年美国债务的增长率和增长额推算再过5年到2023年美国政府债务总量有可能超过30万亿美元再加上美国州政府、市县政府等地方政府债债务占gdp比重将达到150%左右。

  届时美国政府的全年税收收入将全部用来清偿利息和到期债务还不够将达到第三种上限。   主权国家之所以能发行货币过去紧要依据金本位、银本位等贵金属本位现在紧要依据gdp发展支柱本质上是政府税收、财政收入支柱。政府的税收收入、财政收入是主权货币发行的依据但是如果一个国家的债务利息和到期债务把全年的财政收入消耗完毕了就他国信用再发国债就会降低发行新债还旧债的融资能力导致强大的金融风险美元公信力就会大幅下降美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也会下降。

  从这个意义上说货币的命运终极也将成为国家的命运。因此债务上限的控制能力决定一个国家货币的全球公信力。政府债务透支到了极度上限必然导致货币失信、大幅度贬值引发大规模的混淆和局势婉转。事实上如果美国政府债务增长率今后几年保持不变不必等到2023年不必等到美国政府债务触及会导致经济崩盘的恶性债务上限各类经济体就会打提前量预防设防一场与美元、美债有关联的大级别全球金融风险就有可能发生这将是一个超过50%可能性的大概率事件。

     美国会如何缓解其过高的政府债务率?   对美国来说为了经济复苏采用扩张政策搞一些财政赤字和增发美元的措施无可厚非虽然这种扩张过度可能会引发财政风险和通货膨胀进而迫使利率上升管束投资和消费但是因为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高利率会吸引海外资金注入套利外国投资者会更多地买美国国债和美元资产使美元升值降低进口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又弥补了政府投资的罪不容诛抵消财政赤字对投资的消极作用。

  正是这种原因促使这几年美国经济增长率、企业利润率、失业率等经济指标都还不错不至于马上衰退。但是如果债务与收入比在一段时间内快速上升的话就说明这段时间内产生的大量债务并没带来收入的相应增长。一旦借了超过自己收入能力的债务走向极限终极必然会导致违约。

  对一个国家来说则会导致经济风险。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一国债务与gdp之比在5年内涨幅超过30%的话大概率会在随后的5年内爆发经济风险美国次贷后的10年可以说连续已有两个5年债务都增长了30%以上。所以按现行美国举债速度和赤字增添速度如果不变的话要不了几年美国经济将被债务大山压倒。   这种情况下美国国会会不会批准这个不断提高的政府举债上限呢?美国国会批准提高债务上限过程应该更加迂回但还是会批准。

  原由不得不批准毕竟它只是两党政治吵闹的插曲不是根本只是程序不是根源。那么美国会采取什么经济措施来缓和平衡美国政府债务率过高的问题呢?从过去几十年历史经验看大概率会采取三种措施:   第一种是美元贬值、通货膨胀。为了维护美元地位维持债务融资来源美国采取刀切斧砍违约的可能性极小但却不能排除美国政府以间接方式违约。这些方法包括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

  有三个历史性案例:一是1933年美国因美元贬值取缔国债的黄金条款国债购买者不能按原契约换取相应黄金。二是二战后美国采取通胀办法每年通胀6%5年总债务占gdp比例能减少20%左右10年能降低40%左右。

  三是1971年美国单方面住手美元兑换黄金致使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继而确定了牙买加体系。

  总之采用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变相违约早已是美国减债减赤的惯用手法。   第二种是通过加息缩表剪羊毛以邻为壑转嫁风险。美国每一次加息周期往往会演化出某一领域或某一地区的经济风险、金融风险。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有4轮加息周期80年代加息的终点是拉美债务风险;90年代加息的终点是亚洲金融风险;2003年起首的加息周期终点是全球金融风险。

  目前这轮加息周期从2015年12月起首2015年、2016年、2017年各加息一次2018年已经3次预期全年加息4次。那么这次加息的终点是在什么地方、什么领域出现大级别的风险呢?因为加息美元走强近几个月继巴西里拉之后南非兰特、印度卢比、印尼盾、俄罗斯卢布、阿根廷比索都在大幅贬值。因此现在大家有种预感近期的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是否表示新一轮金融风险将表现在新兴市场。

     第三种是以全球经济老大的实力转变游戏规则。美国经济结构有很大问题其gdp中85%来源于以金融为核心的服务业制造业只占11%。美国巨额的贸易赤字根本就是自己的经济结构造成的而不是别国造成的。怪罪于别国完全是一种得了益处还卖乖的行为。金融业属于精英产业对劳动力吸纳能力非常差比如美国金融核心华尔街统共才吸纳30万人就业。美国政府提出要重新振兴制造业但谈何容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国5到10年根本转不过弯来。

  2008年金融风险后美国经济表面上恢复很快但是结构不好的情况越来越要紧在新增gdp占比中制造业一路走低金融与房地产占比一路走高贫富分化越来越要紧贫困人口占比从10年前9%上升到20%。

  特朗普提振经济的减税、关税、基建三大措施叠加加息缩表后的美元升值回流相当于给美国经济打了兴奋剂短期看经济数据还不错但经济结构性言行相诡并未修复。大基建因为美国政府拿不出钱来而势必落空其他几个短期兴奋剂式的措施只能是暂且缓解美国经济中的结构性困难。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不是着力调整国内经济结构促进经济良性协调发展认认真真、持之以恒地节约付出、减少赤字专程是减少军费来化解国内财政债务风险而是四处开火大搞单边主义、逆全球化。

  事实上美国的这些作为和措施是为所欲为解决美国经济内在的、固有的结构问题、债务问题的。   总之解决风险最不能容忍的办法有三种:一是不能为了掩盖言行相诡、缓和言行相诡而把现在的风险推向未来导致未来更大的风险。二是不能用一个倾向掩盖另一个倾向走极端采取一种措施解决一个风险而引发另一个更为要紧的风险。

  三是不能以邻为壑地把自己的问题转嫁给别人利用自己的强国地位、货币信用为所欲为。

     历史已经证明不论是解决政府债务风险还是全社会债务风险解决办法根本靠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靠经济发展拉动税收增长;靠合理的产业结构获取经济收益、平衡国际收支;靠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去过高的财政杠杆、金融杠杆减少赤字管制财政透支让财政债务与gdp比重平衡;靠经济要素供给总量合理、结构相对均衡m2、股市、房地产市场、政府债务等指标与gdp的占比保持在1:1左右。

  对一个国家如此对全球经济运行也应当如此。   (本文作者介绍:重庆市原市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延伸阅读美政商人士批评英国“数字税” 或引发报复新华网2018-11-02刘元春:重点防范房地产金融等领域风险中国证券报2018-10-26“中国金融风险论”危言耸听 杠杆率并未危及中国经济根基经济日报2018-10-25重磅!刘鹤主理金稳会首提资本市场“枢纽功能”中国基金报2018-10-21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专题会议中国政府网2018-10-21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专题会议中国政府网2018-10-21 7k

相关新闻